我去天体社区和男人们打了场5对5的裸体沙滩排球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去天体社区和男人们打了场5对5的裸体沙滩排球

我所在的女生队以一分差距输给了对方,毕竟当光着身子的时候,你是不会想挨着疼扑向沙地去接球的。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 看完后,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当然,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

老年人的大多皱皱巴巴,皮肤褶皱粘连在一起。年轻人的有长有短,差异很大,有的又硬又直,跑起来上下摆动,有的则是软啪啪的垂在蛋蛋上,褶皱包裹下露出一截粉红色的 “香肠”。 来的路上,我问 Christian 为什么想要当一个裸体主义者。他看着我说:“难道你不觉得大家都是光着的时候最平等吗?我在平常的社交场合很难和人沟通,但是在这里就完全没有任何顾虑。”

这是我第一次来裸体主义社区,它坐落于美国某国家公园的一处山上,穿越一大段未铺的公路才到达,社区在群山围绕下有两个很大的游泳池,还有一大片停满房车的露营地,以及网球场、沙滩排球场等,果园里的果树也少不了,一颗颗苹果挂在树上,令人想到伊甸园。  “这里有什么不成文的规定吗?” 我问。 “No drugs. No alcohol. 以及,无论坐在哪里,都要拿一条毛巾垫在下面 —— 你可不想和数百个裸露的屁股和阴囊坐在同一张椅子上。”

第一次进来的人需要做背景调查并签署一份关于社区的协议,在办理这些时,我看着坐在桌子后面裸着的老头,忍不住想他到底穿没穿内裤。很快我就知道答案了,他拿着我落下的五美元从屋子里追出来,鸡鸡在两条腿之间晃来晃去。 从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开始,我和所有人一样,脱衣存物,赤身裸体。除了风吹过时,觉得有些冷外,没有任何不适。

第一次尝试裸体着生活做所有的事情,我决定先从最熟悉的裸体环境 —— 澡堂浴池开始。 浴池里的水从四周涌出,带来一股股温热的水流。低头看着自己被冲刷的胸部时,我觉得颇有些色情的意味,然而浴池里坐着的一对夫妇正毫无禁忌的聊着天,不以为然。 “公山羊的睾丸味道很冲。”

男人和我说,“因为它们的蛋蛋太大了,所以尿尿的时候就免不了弄到上面去。关键是,母羊还很喜欢这个味道。” 他说完,妻子便和他一起大笑。我虽然没找到笑点,但还是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夫妻俩经常带着三个孩子来裸体社区度假,“光着身子,小孩会尿在泳池里吧。” 一个刚坐进浴池的人插嘴。“会的,他们用尿液加热池水。” 这位母亲自嘲道。 我打量着刚来的人,在裸体主义社区,你很难不去看对方的关键部位。但这个人的声音低沉粗犷,下面却是平坦一片,我一时没判断出来是 “她” 还是 “他”。  “我是 Trans(跨性别者)。”

她自报家门,“不仅如此,我还是个 Trans Lesbian(跨性别者女同性恋)。不过有时候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有人觉得我变了女人之后就不再喜欢女人了呢?我做了两次手术。一次让我变成女人,一次强调了些细节。” 她大笑,“小心点,在你们面前可是一个价值几千美金的阴道。”

 

洗浴后,我们浑身湿漉漉地从池子里爬出来,走向山坡上的木头房子,午饭在此供应。尽管味道不错,我却很难集中精神仔细品尝。面对着桌子底下各式各样的鸡鸡,我既脸红又兴奋。在我过去二十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 “真鸡儿”。

尽管在裸体主义社区,裸体应该是最为寻常的事,我的视线却总忍不住 “没见过世面似的” 四处飘荡。坐在我对面的一个胖子尤其吸引我注意,他的鸡鸡因为太胖而被隐藏在两条大腿褶皱里了,很难从外面看到,但越是看不到,就越想看个清楚。 吃饭的时候,我拍了当天唯一的一张照片。 我坐在餐厅窗户边上晒太阳,有个老头过来坐我旁边看书,讲起自己当年的乐队往事,并特意强调自己还没有那么老,只有九十多岁而已。他凑近过来,几乎是趴在我耳朵上跟我说话。他抱怨自己老婆年纪太大了,不再喜欢出来玩了,而他认为自己还可以。 我感觉他是在勾引我。

饭后,不少人哄拥着去玩扔铁饼,此时我不免有些担心。看看自己裸露在外的小脚趾,想象到那些冰凉又坚硬的铁块砸在上面的感觉,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游戏里的两组人相隔不足十米,要向对方的沙坑里投掷铁饼 —— 这简直是最奇怪而且危险的游戏了。“这是传统的美国游戏。” 正在沙坑旁边挥舞铁饼的白人男性和我说,“你应该也来试试看。”

于是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裸体学习扔铁饼的过程。  最开始我很难将铁饼扔到指定的位置,它们太沉了。但后来我逐渐掌握了技巧,并且开始享受投掷的过程。张开的双臂,身体弯曲,重心落在右腿上,铁饼从我旋转的弧线中抛了出去,如同回到了几千年前的奥林匹克,而我就是古希腊的裸体竞技者。 “那个铁饼进入灌木丛了。” 之前的那个跨性别女孩指着远处大叫,并且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隐晦的玩笑,因为 bush 在一些语境里特指女人的阴毛。

我赤裸着从树丛中穿过,小心地躲闪,不让自己被两旁玫瑰花枝上刺碰。光着脚站在沙滩上的时候,脚底先接触到被太阳烤热的沙粒,然后底下透着凉意的沙子涌了上来包裹住了我的脚面。对于裸体主义者来说,沙滩排球才是他们最喜爱的运动。

我们的沙滩派对分队时两边人数不均等,尽管几乎所有的女孩都加入了,但还是不够。一位男性和一位跨性别者加入了女生的队伍,对战五位身材健壮的年轻男性。男人们裸露的身躯和隆起的肌肉在傍晚的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每一次击球,都伴着激烈的喘息和敏感部位的上下晃动。 比赛结束的时候,我所在的女生队以一分差距输给了对方,毕竟当你光着身子的时候,你是不会想挨着疼扑向沙地去接球的。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对人们为什么穿衣服这件事开始感到了困惑。衣服是什么?衣服不过是我们为自己加上的身份认同,一个社会枷锁罢了。我上车,坐在驾驶座上,发动引擎,

对 Christian 说:“我在考虑不穿衣服开车回去了,这感觉太棒了。” 最后回答一个很多人都会想问的问题,“这里和性有关吗?” 很遗憾的是,没有。

因为,“裸体主义使身体失去了色情的意味。”

 

  • 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微信小程序
  • 微信扫一扫小程序
  • weinxin
Ada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