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侦缉档案:每当落寞时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晚间九点,姚乐儿打开电脑,进入直播聊天室,共有一万八千名网友同时在线。
“终于等到女神上线啦。”
“乐儿,你是最棒的。”
“66666666666666666”
姚乐儿28岁,工作是网络平台的女主播。不过在平台上的个人资料里,姚乐儿的年龄写成21岁。
她对着金色的麦克风说了几句话后,离开桌台,开始跳舞。在画面中姚乐儿穿着露肩的宽松棒球服,超短牛仔裤,其实姚乐儿一点也不喜欢这身装扮,她已经很老了。可是她时不时还要对着镜头嘟嘟嘴卖卖萌。
从九点一直跳到第二日凌晨四点,在线的网友从最高峰的两万六千人剩下只有九千多人,姚乐儿跳了七个小时后,突然之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猝死身亡。
而后在线的网友窜升至四万三千人。
“乐儿,你怎么啦!不要吓我好吗。”
“有没有人知道她家在哪啊,报警啊。”
“后面那个轻松熊躺着干吗啊!”
“杀人犯!抓他!”
法医鉴定姚乐儿死于长期的日夜颠倒,过劳猝死,是一场意外。不过法医在姚乐儿的胃部发现了存留的少量K仔,也就是一种兴奋剂。
共有四万多名网友同时收看了姚乐儿的这场“死亡之舞”。在这个视频里,除了姚乐儿外,还有一个人,他戴着一个“轻松熊”的头套,耷拉着脑袋,坐在地上,一直到视频被网站封闭结束,他都没有起身去救姚乐儿。
网友要求人肉出这个戴“轻松熊”头套的男子,甚至有极端网友发出了死亡威胁。由于案件被高度曝光,警方特别成立专案小组彻查此事。
1
张黎明提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回到家里,他从塑料袋里取出两支蜡烛摆放在案台上,接着拿出一块小黑板,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挂在墙上。他用粉笔在黑板上写道,“距离我死还剩下……”
在数月前的某天,张黎明通过奇门遁甲术预测到他会死在一场暴风雨中。而现在,距离他的死还剩下……张黎明掐指一算,在黑板上写下“59天”。
他看着这个数字,突然有一阵莫名失落,“哎,我最多也只能再吃59只水煮活鱼了。”他掏出手机,正准备外卖下单,手机上出现了一条信息,“有案子”。
十三妹坐在大街的栏杆上吃着冰淇淋,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路人。
她是一个有着不稳定超能力的人,就比如前一段,她的超能力可以让她帮死人还魂三十分钟,可上个月她的超能力又变成了可以看到吸附在每个人身上的魂魄。
迎面走来一个衣着光鲜帅哥,牵着一个妹子。
十三妹看到在这个帅哥的后面跟着一个捡纸皮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就是附在帅哥身上的魂魄。
“等一下。”十三妹从栏杆上跳下来,一把揪住那个帅哥。
“啥事?”帅哥问。
“皇家警察。现在要征用你的脸一下。啪啪啪。”十三妹甩了那帅哥十几巴掌,臭骂道,“你妈辛辛苦苦养大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小白脸!”
此时她的手机嗡嗡作响,三个字,“有案子”。
重症病房里,圆富贵躺在床上,嘴角干枯,手颤颤地抬了起来。
“老大!你怎么啦?”张黎明冲进房内,握着圆富贵的手。
“富贵姐,你不要抛下我们啊!”十三妹伏在床边拉着被子。
“戏精上身了啊!”圆富贵憋了一口气吼道,“我只是想喝口水。”她指了指桌上的水杯。
张黎明赶忙将水递了过去,“老大,你怎么躺在重症病房了啊。”
“这不是妇产科没床位了嘛!”圆富贵喝了口水,缓过神小声说道,“昨天吃坏肚子拉了十几次了。”
圆富贵怀孕八个月,还剩一个月她就可以休产假了,不过眼下她还是情事调查科的头儿,还是要审案子的。
摊开案卷,三人开始讨论这起案件。
“死者名叫姚乐儿,28岁,是一个平台主播,两天前过劳猝死在家中。”
“这……这不是意外死亡吗?还有啥好查的。”张黎明问。
“这起案件很麻烦,法医在姚乐儿的胃里发现了少量K仔,说明姚乐儿在生前曾经服用过兴奋剂。”
“姚乐儿很有可能是服用毒品而致死的喽?”
“不过根据姚乐儿的同事以及好友的口供,姚乐儿并没有服用毒品的习惯。”
“会不会是有人在她的水里给她下了药?”
“不排除这个可能,还有个奇怪的事情。”圆富贵拿着一份报告,“在上个月,姚乐儿的经纪公司为她购买了一份价值六百万的保险。”
“天哪。六百万。”十三妹掰着手指,“我这一个月工资还不到六千呢,富贵姐,我也要当网红。”
“你就省省吧。”圆富贵摆摆手,继续说,“保险公司希望警方能给出结论,究竟这姚乐儿的死是由于服用毒品还是意外猝死。”
“你说这人死都死了,鉴定报告上吸毒或者意外,就差了两个字,差了六百万。”张黎明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了,在姚乐儿死前身边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好像是戴着一个轻松熊的面具。”
圆富贵在一份口供右上角的照片上指了指,“就是这个人,他叫赵四喜,是一个送外卖的小哥。”
“送外卖的怎么会在姚乐儿的家里啊?”十三妹一脸疑惑。
“这演戏还有主角和龙套之分呢。这直播视频里姚乐儿负责跳舞,当主角。赵四喜就扮演轻松熊,时不时串场活跃一下气氛。赵四喜说他每晚十二点下班后都会去姚乐儿家里做兼职,赚点外快。”
“那姚乐儿猝死的时候他不是就在旁边吗?!怎么不去救她啊。”
圆富贵停顿了一下说,“赵四喜说他那个时候睡着了。”
“睡着了?”十三妹瞪大双眼。
此时三人的手机都响了,跳出了一个新闻头条,“冷血轻松熊”身份曝光!
接着评论区有网友晒出了赵四喜的资料。
“完了。他现在很危险。”圆富贵看着手机,一阵担忧。
2
赵四喜叼着一根棒棒糖从餐厅取好外卖,放进电动车后箱。张黎明迎面走了过来。
“赵四喜?”
“你谁啊。”那根棒棒糖的棍子随着赵四喜的嘴上下摆动。
“警察,我是来保护你的。”
“Sir,该说的我都说了。”赵四喜戴上头盔,“我还赶着送外卖呢。”
“你现在处境很危险你知道吗,网上已经有人对你发出死亡威胁了。”
“哟。”赵四喜笑着骑上电动车,“我只知道十分钟这个外卖送不到佳宏小区,我这个月的奖金就全没了。”
张黎明也跳上了电动车后座,“那行吧,你开车,你一边工作我们一边谈。”
电动车行驶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中,张黎明问赵四喜,“你和姚乐儿的关系怎么样?”
“我们没怎么说话,她准时出粮,我负责演出,不过她挺抠的啊,每笔钱都算得清清楚楚,多一毛都不给我。这么红的一个女主播,还在用Iphone4。真是没见过。”外头风大,赵四喜提高了声音说。
“那案发的那天晚上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你有没有看到她吃了什么药之类的。”
“没看见啊!”风迎面吹过,赵四喜嚼着只剩下棍子的棒棒糖,“不过那天我进门的时候,姚乐儿突然跑到卫生间去了,好像过了十几分钟才从里头出来,那脸色惨白惨白的,我还问她有没什么事,她说没事,接着就开始跳舞了。”
“你为什么会睡着啊?这房间音乐这么大声,你真的能睡得下去?”
车吱呀一声停下,已经到了佳宏小区门口,赵四喜说,“本人秒睡的本领一流。”
他拎着外卖,走进佳宏小区,客人住在二十楼,电梯坏了,赵四喜看看手表,只剩下三分钟。
于是他开始爬楼梯,赵四喜的速度很快,张黎明在后头跟着,没多久就被拉下了几十台阶,“喂,你……你猴子变得啊。”张黎明喘着气说道。
“以前当过运动员,不过没得前三,进不了省队,这不过了二十五岁,就退役了呗。”赵四喜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楼道中。
到达二十楼,赵四喜轻叩了三声门,提起便当,“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门开了,一盆水泼了出来,“去死吧!你这个冷血轻松熊。”而后“砰”一声门关了。
赵四喜擦了擦脸,看着那盒外卖,在手指下空空摇晃着。
“我就说了你现在很危险吧。这次是水,下次搞不好是别的什么呢。还是回去休息吧。”张黎明帮赵四喜拍了拍身上的水。
赵四喜看了看表,“还有几家要送呢。走吧,我这不开工一家人吃啥。”他从嘴里取下棒棒糖的棍子,棍子头被他咬得扁扁的,他又放在嘴里吸了吸。
“你都多大了还吃棒棒糖。”
二人沿着楼梯飞速下楼,“戒烟呗。你走快点啊。八分钟我们要赶到胜利广场。”
3
长红娱乐传媒公司内有一个很大的摄影棚,二十几个模特正穿着泳衣蹬着水晶高跟鞋,在摄影师的镜头前千姿百媚。
“九头身。啧啧啧。”圆富贵走过的时候忍不住赞叹了句,又摸了摸自己八个月大的肚子,一阵落寞。
接着她敲了敲经理室的门,“打扰一下。”
“呀,圆大督察,可把你盼来了。”长红娱乐传媒的老板杨凯起身快步迎了上去,双手用力地和圆富贵握了握,随后招呼她在会客区坐下。
茶几上夸张地摆着龙虾刺身,三文鱼,舒芙蕾蛋糕,“来来来,别客气,早就听说你爱吃这些。”杨凯好像对圆富贵的喜好有所研究。
圆富贵吞了吞口水,挺想吃的。我是来查案的啊!她立马克制住自己,咳了声说道,“姚乐儿……”
“意外!肯定是意外!”杨凯拍胸顿足,“我们全公司都很痛心啊。”
“可是在姚乐儿的胃里有发现少量K仔(兴奋剂),这件事你知道吗?”
“陷害!肯定是被人陷害!姚乐儿是我们最优秀的员工,你听听大伙怎么说的。”杨凯朝门外喊了声,叫来几十个员工,看这架势是又要将姚乐儿“歌颂”一把。
“可以了吧。”圆富贵挥了挥手,“我们还是说点正经事。我查到在姚乐儿死前的一个月,你们公司曾经帮她投保了六百万,有这事?”
“她是我们公司近期力捧的对象。”
“可姚乐儿只是一个四五线的演员,哦,不对,是网红。有必要投保这么多钱吗?”
“圆大督察呀,你一定是不了解娱乐圈。”杨凯笑了下,“你知道把姚乐儿从默默无名捧到坐拥百万粉丝,这其中我们花了多少钱吗?况且。”
杨凯从桌上拿出一份文件给圆富贵过目,“这是我们和几十个V博主,网上大咖签订的宣传合同,如果姚乐儿没死,不出意外,她在三个月之后,粉丝将过千万。”
圆富贵翻看这几十页的合同,里面的网络红人她还认识几个,还有协议上的资金数字,这到底是一个用钱烧出来的世界。她想着,翻到了最后一页,粘着一个厚厚的红色信封,这里面应该是钱。
“你,这是什么意思?”圆富贵看了看信封,转头问杨凯。
“圆大督察,在调查报告上能不能把K仔这几个字抹去,你也知道,人都死了,这传出去不太好。”
如果证明姚乐儿是因为吸毒致死,长红娱乐传媒无论是声誉或是那份六百万的保险赔付上都会陷入难处。
“案件怎么样,我会调查的。”圆富贵合上文件,连同那红包交还给杨凯。
“多少钱你可以开。”杨凯将手推了回去,“你这下个月就要放产假了,孩子出生一大堆钱要花的,何况你这孤儿……”连同“孤儿”的那两个字“寡母”还没说出口,杨凯就意识到他可能说错话了,忙支支吾吾地赔笑。
圆富贵的心一纠,她很怕人提起这个,她想念他的丈夫,可是她的丈夫却在数月前神秘失踪。她用尽了所有方法去找,可就是找不到。
想到这里,圆富贵一阵委屈,那泪湿了眼眶,又咬着牙吞了回去。她将文件一甩,那厚厚一叠的美金飞得满屋都是。
“打扰了。”圆富贵起身推门而去,身后的杨凯还在叫道,“圆大督察,你……你一定要好好查清楚啊!”
离开长红娱乐传媒公司,外头的梧桐树被风吹下了最后一片叶,圆富贵将风衣裹紧,走过清冷而孤寂的长街。
杨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用手捏着拳头重重敲在桌上,他觉得自己好好笑,居然对一个警察献媚。还有更好笑的事情,明天就要发工资了。
“没关系,大不了把法拉利卖了。”他想了想,转头看着窗外影棚内的几十个模特,忙里忙外的工作人员,在这一年,他曾经有三十次想关了这家公司。
4
张黎明陪着赵四喜送了一天外卖,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吃上饭。
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前停着他那辆亮澄澄的电动车。
“你这挺辛苦的啊。”张黎明用筷子夹了几片叉烧给赵四喜。
“运气不好呗。”赵四喜拍了拍自己的腿,“要是当年省队选拔赛的时候,我没摔倒,说不定现在我也是个全国冠军哈。”
“不过呢。”他又笑了下,“要不是那天我摔倒,就不会去了医务室,也不会认识我现在的老婆啦。”
匆匆扒完饭,赵四喜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放在嘴里,而后拍拍手起身准备他的下一个外卖订单,是多利大厦,客人要求十五分钟送达。
“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张黎明从裤带里摸出两支香烟递了上去,“戒烟这事我都试过几千回了,没用的啦。”
“不了。”赵四喜骑上电动车,戴好头盔,“我要当爹了。”
“那行吧!出发!”张黎明抱着赵四喜,“老子五十九天后就会死,哦,不对,我还可以活五十九天,命长着呢。”
赵四喜听不懂张黎明说的是啥,夜里二人风驰电掣,就好像骑的不是一辆送外卖的电动车,而是年轻时他们都梦想追逐的那辆“烈火战车”。
烈火战车,再出发!
5
死者姚乐儿的家是一间二室一厅的公寓。
其中一间装潢得很漂亮,是姚乐儿用来视频直播的。另一间是姚乐儿的睡房,简单的一张大床,在柜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
圆富贵看着这些奖杯,少儿舞蹈大赛一等奖,青年流行舞第三名。墙上还挂着很多姚乐儿在十几岁时候获奖的照片。
“她应该真的很喜欢跳舞。”圆富贵想着,不过为什么后来会成为一个“网红”呢?
桌面上有一张海报传单,“梦想之舞选秀大赛”。
参选的日期就是四天后。圆富贵拿起海报,在这个日期上姚乐儿特意画了个爱心,旁边的日历上还圈了满满的提醒,14:00-18:00点,练舞。
“她应该是很想参加这个比赛。”圆富贵看着这些字,就仿佛看见姚乐儿坐在桌前,用笔写下时那兴奋的神情。
出了卧室,厅里的衣架上摆着几百件衣服,有学生服,红色的露背吊带,低领毛衣,露脐装,这些衣服,圆富贵用手随意翻着,大多很妖艳,也很低俗。
忽然间一张名片掉在地上,圆富贵捡起一看,上面写着个人名,“Peter”。
这个人圆富贵有印象,是个酒吧的外联。小混混一个,他常会在酒吧里卖些迷幻药。
……
“往哪跑啊。”
在一条死胡同里,十三妹一脚踩着个垃圾箱,一手拿着手铐,即潇洒又帅气。
“警官,你就放过我吧。我也是混口饭吃啊。”Peter喘着气,跪地求饶。
“认不认识这个人?”十三妹拿着一张照片问Peter。
“姚乐儿啊,网红啊,谁不认识。”
“妈的,最好老实交代,不然送你去监狱里捡肥皂。”十三妹吓唬了一句。
“好好好,我说还不行吗。”Peter怂了,“前几天,这女的有来找过我,慌慌张张地问我有没有什么药能让她提起精神的。”
“她是你的常客?”
“不是,第一次来找我买。我看到这个女的真的好累,她说她晚上要直播怕没精神,问我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她兴奋点,我……”Peter吞吞吐吐。
“你就怎么了?老老实实说!”十三妹在Peter身上用力一踩。
“我就给了她几个K仔(兴奋剂)……”
十三妹按着手机连线圆富贵,“富贵姐,你都听到了吧?”
在另一头的圆富贵看着手机,点了点头,随后她在档案上记录了姚乐儿死亡的调查结果。
6
案发当日。
姚乐儿手里捏着一颗药丸犹豫不定,她的身子在颤颤发抖。
她实在太累了,还有一周“梦想之舞选秀大赛”就要开始了,这段时间每天14:00-18:00她都会请最好的老师带她练舞,一小时五百元。
跳舞是姚乐儿一直以来的梦想,从小就想着成为一个舞者。可她在这个城市漂了六年……
姚乐儿看着那一堆学生服,低领毛衣,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现在每晚都有一万八千多网友喜欢看她跳舞,不过,她一点都不喜欢跳那些舞,可她需要出名。
姚乐儿从那一堆衣服里挑了一件宽大的棒球服换上,身子又在颤颤发抖,她知道,如果不吃下兴奋剂,她可能很难坚持今晚的视频直播了。
“就这一次。”她想着,一口吞下了K仔,只要她在舞蹈大赛获奖,那她就可以彻底摆脱这糟糕的公司和这糟糕的生活了。
她已经28岁了,已经很老了。
赵四喜在外头敲了敲门,结束了一天的外卖工作,十二点,他来姚乐儿这里打工,一小时五十元。扮演一个跑龙套,赵四喜打了个哈欠,套上了“轻松熊”头套。
“不行!”姚乐儿突然冲入洗手间,用力抠着喉咙,十几分钟后,吐得稀里哗啦,将晚饭吃的混着白色粉状的K仔吐得干净。
她脸色苍白地靠着马桶,却很开心。
每个人都有承受不了的时候,但还是要勇敢地去面对。至少这样,她还是最初的那个自己。
“你没事吧。”赵四喜问了一句。
“没事!开始演出吧。”姚乐儿面对视频,对着这一万八千的网友开始跳舞。
“小姐姐为你打Call。”
“姚乐儿你好漂亮啊,加个微信呗。”
“我要看骑摩托摘星星舞!”
中途赵四喜穿着笨拙的轻松熊服在镜头前滑稽地蹦蹦跳跳了几回,一直到了快凌晨四点,他坐在地上,靠着墙,耷拉着那个“轻松熊”的脑袋,睡了过去。

  • 微信公众号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小程序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da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